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

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386班  唐逸翔

 

    “人类命运共同体”的文化释义,是命运相连,休戚与共;是同一个地球,同样的经历、危机和挑战,同样的愿景――和平、发展、合作,共建、共享、共赢。 
  那么,究竟是什么同样的经历和危机,使今天的人类必须求同存异,走到一起? 
  历史上的文艺复兴,把“人”从“神”的束缚中解放出来,把生产力从封建社会的束缚中解放出来,带领西欧走出了中世纪的蒙昧和黑暗,迎来了现代文明的曙光。文艺复兴是“黑暗时代”的中世纪和近代的分水岭,是使欧洲摆脱腐朽的封建宗教束缚,向全世界扩张的前奏曲。从此,西方若干国家一度开始发达。但“福兮祸之所倚”,自文艺复兴以来,近代大国经济的发展都是以工业化和城市化为基本模式,必然涉及对煤、石油和天然气等不可再生资源的大量需求,以及对市场、对资源不断扩张的需求。近代西方世界在崛起的过程中为满足这种需求,靠的是坚船利炮、圈占土地、奴役他人、肆意掠夺。这虽造就了西方世界近代以来的繁荣,但也埋下了它与世界其他部分的仇恨和生态失衡的祸端。今天,世界到处发生的生态性、社会性的灾难,如贫困、饥荒、疾病、腐败、战争、资源匮乏、环境污染、人口膨胀、恐怖袭击、邪教肆虐、黄赌毒、自然灾害等,很多都是人类自身活动失范造就的。 
  近代以来,将人与自然对立、使人类社会分裂和对抗的观念主导了世界数百年。这是当前一系列全球性危机的深刻根源,也是当前加强国际合作、化解全球性危机最大的思想文化障碍。全球性危机揭示了旧文明的不可持续性;反思旧文明的弊端,摒弃过时的旧思维旧观念,建设催生人类命运共同体不断成长的新文明,是当今世界思想文化建设头等紧迫的历史使命。 
  人类文明的交汇已走到量变到质变的临界点,人类危机呼唤人本主义在否定之否定意义上的继承和发扬,呼唤一场新的文明复兴。它要继续人的解放,但要把过度膨胀的人改变成和谐的人;它要继续促进发展,但要实现各国相互尊重、平等相待,合作共赢、共同发展;它要保障人类的安全,但应实现共同、综合、合作、可持续的安全。 
  中华民族的文化传统,因应着这个时代的要求。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说过,“避免人类自杀之路,在这点上现在各民族中具有最充分准备的,是两千年来培育了独特思维方法的中华民族”。这种“独特思维方法”,就是天人合一,允执厥中,仁者爱人,以和为贵,求同存异,聚同化异,和而不同,众缘和合。其核心是“和”,“礼之用,和为贵,先王之道斯为美”。这样“斯为美”的文化,可以成为今天建设“人类命运共同体”的文化支撑。 
  中国提出建设“命运共同体”,当然是为中国谋,其实也是为世界谋、为天下谋。同一个地球,同一片天地。打造“人类命运共同体”,是着眼于整个人类的文明进步而不是某一部分人的文明进步,是以和平、发展、合作、共赢的理念来超越不同国家、民族和宗教之间的隔阂、纷争和冲突,强调彼此之间要弘义融利、风雨同舟、命运共担。这是快速发展的中国“内和乃求外顺,内和必致外和”的逻辑延伸,是中国作为一个对世界负责任的“利益攸关者”的“利益诉求”,也是中华民族作为一个有深厚文化底蕴的古老民族发自内心的“千年一叹”。 
     “命运共同体”以承认世界的多样性、差异性为基础。一花独放不是春,百花齐放春满园,但“命运共同体”当前主要还只是中国声音。要成为百花园中的春之合唱,成为人类共识,除了说清楚人类现实的政治、经济利益的根本需要之所在,还要寻求文化支撑。 
  中国文化讲“己所不欲,勿施于 人”,反之即“人之所欲,施之可行”。 想人之所想,急人之所急,欲人之所 欲,才有共同关切、共同语言,才能够感人肺腑、动人心弦。 

(刘时珍  荐)

 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