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 坛 制 造 ----致钟离邯寒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地 坛 制 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致钟离邯寒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笔名   无穷欢喜

 

我诞生地坛,两眼迷茫,

却耳听八方,

盼望、预想、发呆,在阴凉,

期待能容纳我的——一隅天堂。

 

与红尘来往,交融,

不知为何,

遍体鳞伤,两极昏黄,

然后,高筑心墙,

依旧为孤独——哀伤。

 

有那么一些人,

嘴角总噙着苍凉,

却一直青春张扬,

眉目透着过往,

正坚定看着远方,

心灵的缺口上,遥对一片汪洋

 

于是,我投身世界光场,

任黑暗吞噬忧伤。

不知何时,

又重回孤寂,叹人世悲凉。    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