论君子之风

论君子之风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李俊明

  古有骚人,善德行而笃学问,好修姱而工揽茝,然此非吾所谓君子之风也。今之君子,当自强、有担当且敢于正视自己之鄙陋!

君子当自强。

  天行健,君子以自强不息。自强者,必受得心智之苦、体肤之饿、筋骨之劳。自强者,诚君子也。而名媛者,咸非君子者也。如彼之或生于朱门,或嫁于豪士,或沾有裙带,自非君子也。唯有梁周洋,乃为名媛而兼君子也。周洋者,出之书香门第、研学世家,且有独立之思辨,不以家世自矜。及豆蔻,随其母迁至美国,而笃学于乔治华盛顿大学,修其金融。期年之后,行交换生至巴黎而自修欧盟政治、商务及人文之学。周洋者,即开新天地者矣!此中华之奇女子,乃堪比自强之君子者也!

君子有担当。

  “受光于庭户见一堂,受光于天下照四方。”此非魏源先生之作乎?其旨岂非教人有担当乎?受光于天下者,昭人以担当也;有担当者,乃君子也!此中所谓担当,非蜜饯也,乃磐石也。磐石者,坚稳者也;坚稳者,君子也;夫君子者,当为天下事谋之者也,而非为一人一家之稻粱谋者也。当年,北大积弊难除,唯有蔡元培毅然受任于困危之际,行道于阙漏之间。蔡公言曰:“吾不下地狱,孰下之?”其言掷地发声,铿然在耳!其舍吾其谁之担当,引后来者不懈于后。于是天地之间,未名湖畔,有人才济济,名胜昭昭,引无数楚才竞嗜学以为入,是所谓“人杰而地灵也”。由此观之,其先人之担当,修蟾宫而聚人杰,广纳新而兼包容,于是照四方也。此亦吾之所谓君子之气,之风,之魂。

   君子当正视己之鄙陋。

   迅哥儿有言:“必须敢于正视,这才可望敢想,敢作,敢当。”今有罗玉凤,人称之凤姐者,尝自曝其丑,哗众取宠,不知羞廉。于是有人或良言相劝,或揶揄讥刺,或恶语相向,更有甚者,持帚而驱之,嗟之为无血无皮,令其避世人于万里之遥,莫敢复出焉。凤之不见者,数载矣。然其复出时,则以一文发之曰《求祝福,求鼓励》。其文字字玑珠,诉自己窘困之状。亦自述其毋认命,愤然艰道之行。此中有芳蕙,乃弃其旧行之丑而兢其今行之雅作矣。是谓正视己过之鄙陋者也,过而能改,无乃君子乎?

  今世之君子者,诚所谓能自强,有担当,能正视己之鄙陋,勇于改过者也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投稿人:312班李俊明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