逢时遇景,拾翠寻芳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       逢时遇景,拾翠寻芳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王咏杰

  常听人说这一生当砥砺前行,在百舸争流中奋楫千里,定要不虚此行,留下千年也无法弥散的脚印;也听人道人生苦短,穷其一生去追逐,所有留下的事业文章皆归尘土,随江而东,又有几多意义。千秋万载以来当争与不争的问题始终未有答案,于我,既然天命自有定数,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。

  有人驱车千里,不辞山高水远,仅求一睹名胜之景的风采。倘若所见之景真的钟灵神秀,奇伟瑰丽,那也对得起旅途的颠簸,一路的辛劳。倘若名过于实,远低于追逐者的期待,则舟车劳顿,身心俱疲,尽兴而来却也败兴而归。我不愿做有目的地的旅人,不愿接受期望的亏空,亦或是满足过后的瞬间空旷与迷茫。正如山林不承载四季的期望,枯荣随缘;沙滩不承载海浪的期望,遇合则兴。

  愿做随性的行者,漫无目的的踏上行程。看黑夜寖入落日余晖,让灵魂在墨色中生动。看靑藤蔓过山岗,蔓上心扉。我这一路啊,没有恳切的期待,没有确定的方向,兴许会有行到水穷坐看云起的恬淡与静好,也不觉得孑然一身有多孤独,倒喜欢没有羁绊的旅行。若是来了兴致,近林去问烟尘,看桃花覆满十里方圆。寻溪问源头,看水乡三两人家诗意的栖居在江南。

  愿做旷达的僧侣,有做天和尚撞天钟的洒脱,亦有酒肉皆不弃的离经叛道,不拘于佛门戒规。众人在寺庙里求佛问道,而我啊,就幽居在世俗凡尘里,在水中镜花里,寻些缥缈的道。于心中自有禅与明月。

  亦愿做安静的读者,无声入境而愿永不醒来。有“凌晨三点半,看海棠花未眠”的莫名感动,亦有树深时见鹿的刹那欢喜。泛舟于前人的思想海洋里,倚船高歌,撑桨远行。情到浓时,竟有未语泪先流的蓦然动情,仿佛此刻成为永恒,感叹岁月也未曾风干这些沉淀在文字里的情感。待到倦时,关上灯,融入深邃的夜,抱书入眠。梦里似有轻语呢喃,他说“此心安处是吾乡。”

  愿此生为叶,一世追随风的影子。待到苍翠至极,归于平淡。


相关文章